学员天地

Student community

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学员天地 > 学员风采 >

阳明心学读后有感
出处:广西社会主义学院  作者:李修华  点击量:187  日期:2020-07-10 16:31:08  

近日认真研读了郦波著的《五百年来王阳明》、燕山刀客著的《知行合一王阳明传》两本书,详细了解了明代知名思想家、哲学家、书法家兼军事家、教育家——王阳明的生平事迹及思想发端、发展与成熟的过程,在感叹其波澜壮阔的一生之外,更有一种相读恨晚的叹息,在内心产生了不小的共鸣。作为一名高校教师,在此结合自身学习工作经历,浅谈读后的一些感想。

“知行合一”——谈科学研究的态度

王阳明“知行合一”说,即是“知之真切笃实处即是行,行之明觉精察处即是知”。他认为两者即是一体,不分彼此。意思就是你对某事物或理论是否知道得深入真切,是可以从行为、实践中看出的;而行为、实践的结果正确精准与否也反过来影响到对事物的理解和认知,两者是一体的。

这也是与朱熹的理学最大的不同之处:朱熹认为论先后、知为先;论轻重、行为重。就这样听上去好像很合理,但其实把知和行分开了。王阳明认为,古人之所以把知、行分开是因为有两种人,一种人“懵懵然任意去做,全不解思惟省察,是之为冥行妄作”,而另一种人“茫茫然悬空去思索,全不肯着实躬行”。

对于从事科学研究而言,冥行妄作和不着实躬行都是大忌,却又是时常容易陷入的怪圈。有时候,在理论知识未理解扎实透彻,研究路线未梳理明确,实验步骤未有效制定的情况下,却急于盲目展开实验和研究。而又有时候,我们钻入理论的胡同,终日往复不得其解,却不知此事要躬行、要实践和实验。清代著名的军事家、政治家、理学家曾国藩也说过一句名言,叫“败人两字,非傲即惰”,科学研究也如此,傲然妄作和惰不躬行,都是导致研究失败的根本。

知行合一并不仅仅是克服上面所说的两大习性,不仅仅是由知道到做到。郦波在《五百年来王阳明》一书里阐述到,从知道到做到,理论联系实际只是“知到行”,这只是知行合一的第一步。更进一步的是“行到合”,最终达到“合到一”。“行到合”的内涵,他称之为“沉浸式地体验”。

王阳明新婚之夜,信步间偶遇一位老道士。王阳明对道教饶有兴趣且颇有研究,两人这一聊起来相见恨晚,于是秉烛夜,快天亮时,经老道士一问,才恍然想起自己这个新郎一夜未归。王阳明的全身心投入,以至于忘记了身边的一切。他这一特点非常鲜明,学什么东西都很快上手,也才有“五溺”之旅并成就伟大。

对科学研究工作而言,沉浸式的投入更是一种极其可贵的品质。研究成果从来不是唾手可得,需要的是脚踏实地,需要的是全身心投入,需要的是坚持。屠呦呦2015荣获诺贝尔医学奖,其背后就是对科研数十年如一日的踏实专注和全身心地投入。直到诺奖颁发的前夕,已经80多岁的屠呦呦还在实验室工作,努力扩大青蒿素的临床用途,正是这种沉浸式的研究态度,最终创造出非凡的成就。作者郦波在评价王阳明时总结道,人生有三mo”境界,一是用脑子想,叫琢磨;二是用心神想,叫揣摩;三是全身心投入,叫着魔。这就叫入乎其内、沉浸式体验。

只有沉浸进去,你才能和你的研究对象融而为一,这才叫合,“知行合一”的合。这一点让我感触良多,受益匪浅。

“事上练”——谈科研成果的应用

“事上练”是阳明心学,尤其是“知行合一”中一个非常重要的智慧,也是达成知行合一的一个重要方法论。字面理解,就是事上磨炼,现实中磨炼,工作即修行。王阳明曾婉转又犀利地批判,知识分子不应该像僧人那种坐枯禅。僧人坐的枯禅,那不是实学,既难以“知致而德明”,也难以“致用于天下国家之实”。就是说,实学是要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是要有功用的。

科研成果如不能在现实生活中应用落地,不能最终服务于人民、国家,那终究也是纸上得来终觉浅。

王阳明讲过:“静时亦觉意思好,才遇事情便不同”。为什么某时候看理论是没错,但是实践看起来就不对路了。原因在于,现实的情况更复杂,更多变。因此科学研究方法和方向也不是一成不变的,要在实践中不断调整。

我国农业工程科学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汪懋华,也是我所求学的中国农业大学“现代精细农业系统集成研究教育部重点实验室”的学术委员会主任,他曾说过:“只有将所学的知识结合我国农业发展现状,经过不断创新去造福人民,这才是一个合格的农业工程师。”他的求学和研究经历以及人生选择都遵循了创新实践、造福人民这一信念。

大学时期响应国家号召,汪懋华离开象牙塔来到了海南岛成为拖拉机垦荒队的一员。他白天驾驶拖拉机开垦荒地,晚上在工棚里学习农机原理,理论实践紧密结合。而在赴苏联学习时,改学国家迫切急需的农业电气化专业,并成为我国农业电气化与自动化学科的主要创建人。对于研究发展道路,他说:“我的观念和别人不一样,一不想当官,二不想带头,就想多研究点实际问题,把从书本上学来的知识转化为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 在不断地深入地方和农场的实践后,同时结合世界范围内新技术的发展特点,汪懋华提出发展“智慧农业”的主张,引领了“未来农业”发展的潮流。2020年,耄耋之年的汪懋华仍然活跃在科研的最前线。汪懋华院士奉献于我国农业工程的历程,正是践行“知行合一”,坚持“事上练”,在工作中磨炼,在实践中得到更大的启发。

2016530日,习近平主席在全国科技创新大会上提出广大科技工作者要把论文写在祖国的大地上把科技成果应用在实现现代化的伟大事业中。我想,这是作为高校从事科研教育的工作者,最需牢固树立的科技价值观。

“致良知”——谈教书育人的本源

知行合一,“一”是什么?作者郦波认为,“一”就是王阳明讲的“致良知”。这个良知,典出孟子:“不学而能为之良能,不虑而知为之良知”。王阳明的“知行合一”、“事上练”、“致良知”是三个层次鲜明的旗帜。“致良知”,这个“知”比前面的“知行合一”的那个出发的“知”又上了一个层次,然后这个“知”又可以再导致“知行合一”。由此形成一个完美的循环体系。

对高校教师而言,除了科学研究工作之外,更重要地任务就是教书育人,培养综合型、专业型人才。致良知是阳明心学的价值归宿,从某种意义上说,教书育人也是高校科学研究工作的一种价值归宿。

关于教书育人的本源,我们可以从王阳明的一段从政经历有所启发。王阳明到江西吉安府庐陵县任知县时,庐陵社会风气非常不好,百姓聚讼成风,哀声怨道,大小事都要告状到县衙。在王阳明解决这个问题的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他知行合一,致良知的智慧。

王阳明首先直面这些问题,选择“为政不事威刑,惟以开导人心为本”。第一步是调查研究,将管辖区贫富奸良、经济、文化、人性摸排得清清楚楚。对于这个诉讼成风的习气,王阳明采取一限、二拖、三改变的措施。特别是在改变人心一事上,王阳明复建了两个亭子,叫“申明亭”和“劝善亭”。申明亭是民间劝谕,由德高望重乡老审理和评判民间纠纷。劝善亭则是光荣榜,树立好人好事,发挥榜样的力量。对于关乎百姓切实利益的事情,王阳明也是牢记心上,一件件落实。最终在王阳明的努力下,庐陵变得风清气正,百姓安居乐业。这是王阳明润物无声、人心为本,致良知的大智慧。

回到教书育人的议题,教育同样需要以开导人心、挖掘良知为本。王阳明的理论认为,人人皆有良知,只不过是一时被蒙蔽了,所以他便民、惠民、一限二拖三改变,就是要把百姓本身具有的良知启发出来。学生亦是如此,教育的本源应是要启发每个学生的良知,并且磨炼它,升华它,这样便可进入一个持续成长的轨道。

但是我们在教书育人这里说的良知,绝不仅仅是每个人天生的良心和内在的道德自律。而是作者郦波说的来自内心光明的指引,这是人类智慧、道德与灵性的自觉,这种自觉是内在的光明,可以指引人生的成长,引导人生格局的建立。也因此,我认为这是教书育人的本源所在,教育追求的本不是成功,而是成长。

后记

回顾自身的学习工作,感慨颇多,科学研究也好,教书育人也罢,自身也确实尽力做到遵循自己的良知,问心无愧。通过对阳明心学的深入了解,前路变得更加宽阔,将继续在未来工作中秉承阳明心学的理念。同时,也清晰认识到自身的不足,必须不断提升自己的思想道德修养及专业知识能力。知行合一,科学研究“路漫漫其修远,吾将上下而求索”;教书育人之本—致良知,我自躬身践行,做学生的引路人。与大家共勉。

 

作者:李修华  21期党外中青班学员

        广西大学电气工程学院自动化系主任

 


Copyright © 2006-2018 广西社会主义学院 版权所有

桂ICP备16001158号   技术支持:易虎·中国

桂公网安备 45010702000238号

今日文章:0
本月文章:19
总点击量:3837359